遺教結集

  研究佛學,除了聽聞正法、閱讀經典之外,還要分析思考,這兩者必須相輔相成不可偏廢的。因此,獲得內容正確、說理明的的經典實在非常重要。然而要找尋這樣完美的本子卻不是容易的事,因為經典在千百年來,經過多次的翻刻印刷,錯漏自然難免,必須對勘原刻本才能確定。可是經過歷朝的戰火,原刻本已經難得一見;縱然獲得,假若譯文不理想,還得再進而找尋梵文的原本。

  佛經最初是以口口相傳的形式流傳下來,後來才寫成文字,今天已很難探究它的原貌,但如果能知道它的發展過程,也可避免武斷、曲解的弊病。

  佛教最根本的典籍,是在印度流傳經、律、論三藏(1)。至於三藏成立過程,現今僅可以憑《十誦律》、《四分律》、《五分律》、《僧祇律》、《毘奈耶雜事》及《善見律》等資料去推斷。但這些資料的出現,已經是佛陀涅槃後數百年的事了。當時佛教已經分裂成多個部派,各編者多依據本派所傳的內容寫訂,因此資料常有出入。近代的學者把各種資料中的相同意見整理出來,知道佛陀涅槃後三數百年間,經過四次結集(2),三藏才逐漸完成。但因為缺乏歷史文物來作佐證,所以這四次結集還有律學者作進一步的考據。

(1) 三藏:藏,原意是盛放東西的竹筴,以譬喻典籍能攝收義理使不散失,佛教用作佛典的總稱。經、律、論合稱為三藏。

(2) 結集:亦稱會誦,即編輯、整理佛教經典的意思。因佛陀說法時,並無文字紀錄,佛陀涅槃後,弟子舉行集會,把遺教搜集、整理和審定,稱為結集。

  佛陀在世時,隨着眾生的根機演說法要,徒眾僅靠記憶,反覆背誦,熟習之後,再輾轉傳揚。另外佛陀又視乎需要,為弟子訂立禁戒,並規定僧眾必須每半月舉行布薩(3)一次,朗誦戒條。到了佛陀晚年,佛所說的言教和戒條漸具規模,於是各自獨立,前者分析義理,稱為經;後者只列述戒條,稱為律。如果就法要的內容和形式來劃分,則稱為九分教(4),後來又增加為十二分教(5)。

(3) 布薩:意譯淨住或通戒法會。僧眾每半個月需舉行集會一次,大眾同誦戒本,並檢討半個月以來的行為,以便清淨同住。

(4) 九分教:又稱九部經,是佛典內容和形式的九種分類。即(一)契經(經典中的散文);(二)應頌(用偈頌形式重述教義);(三)記別(佛陀所作的預言,或確認弟子證果的經文);(四)諷頌(採用偈頌形式宣講的經文);(五)自說(佛陀不待人發問而主重宣講的經文);(六)本事(佛陀所說弟子過去生中的事蹟);(七)本生(佛陀自述過去生中的事蹟);(八)方廣(內容方正廣大的經文);(九)稀法(記述佛陀顯現種種神通的經文)。

(5) 十二分教:又稱十二部經。九分教之外再加(十)因緣(記述佛陀說法教化的因緣);(十一)譬喻(經文中的譬喻部份);(十二)論議(討論教義的經文)而成,其中契經、應頌、諷頌三類是佛經基本體裁,其餘則根據經文內容而訂立名稱。

首次結集

據說佛陀涅槃不久,有一個頑劣的老比丘對其他的比丘說:

  「佛陀在世時,常常管束我們,現在可以無拘無束了!」

  摩訶迦葉聽到這種論調後,非常不快,深恐將來遺教會被忘記,僧團失去依據,因此決心召開僧眾大會,結集佛陀的遺教。

  當佛陀的葬禮完畢後,摩訶迦葉即趕至王舍城,在阿闍世王支持下,集合五百位大比丘(6),於城外的畢波羅窟,建築精舍,結夏安居(7),在這九十日間,從事結集。

(6) 大比丘:指學德兼備,或已經獲證阿羅漢果的比丘。

(7) 結夏安居:佛陀制定僧侶於每年五月至八月夏天的雨季期間,不宜外遊,應盡量留在寺院中安心修道,這三個月稱為安居期。開始階段稱為「結夏」,結束時稱為「解夏」。

  在摩訶迦葉的領導之下,首先由優波離誦出佛陀所制的戒律,稱《八十誦律》(8),再由阿難陀誦出佛所說的九分教成《阿含經》(9),並且答覆大眾的諮詢,直至共認正確無誤,才由大眾同誦,定為佛說,從此不可變更。這次結集稱為五百結集、王舍城結集或第一次結集。

(8) 《八十誦律》:因優波離尊者分八十次把佛陀制定的戒律誦出,所以有此名稱,這是後來一切戒律的根本。

(9) 《阿含經》:意譯法歸或無比法,並有傳來的意思。是早期佛教基本經典的總集。中國所傳的有《雜阿含經》、《中阿含經》、《長阿含經》和《增一阿含經》四部,各來自不同的教派。

  這次雖然僅是以摩訶迦葉為首的苦行派上座(10)比丘的結集,但由於成就很大,因而極有地位。可惜他們既偏於嚴謹保守,亦未能代表整個教團,因此成為日後佛教出現分裂的遠因。

(10) 上座:對年事較大及有德行的僧人尊稱為上座或長老。

二次結集

  佛陀滅度後百多年,佛教的教區沿着恒河向西拓展至摩偷羅,該國漸漸成為了西部佛教的重鎮。由於原先以毘舍離城為中心的東部佛教,在思想上較為開放進取,對戒律的態度尤其不同,所以儼然出現了東、西兩個不同的派系。

  當時,西系佛教的耶舍長老到毘舍離弘法,見到當地跋耆族的比丘,於每月的初八、十四、十五日三天,用缽盛水放在鬧市內,向居民宣稱投錢缽中,可以滅罪行福。有些居民願意布施;有些則不肯給錢,甚至竊竊私議。耶舍於是告誡那些比丘,這是不合乎戒律的;又告訴居民他親自聽聞佛陀說,違反戒律的救施和布施都是有罪的。跋耆族的比丘認為耶舍這樣向大眾宣揚僧眾的過惡,也犯了過錯,於是便向他羣起攻擊,要他向居民謝罪。

  由於耶舍在謝罪時態度非常誠懇,反而獲得不少居民的讚賞,結果不容於當地的比丘,被驅逐出城。耶舍受到委居,只好到西方邀請德高望重、傾向苦行的長老到毘舍離城召開大會,進行辯論。而跋耆比丘亦以佛陀原出於該地區為理由,向大眾求助。

  大會共有七百人參加,經雙方同意,各推舉四人為代表進行辯論,史稱七百結集或第二次結集。這次結集原先以跋耆比丘收蓄金錢的問引起,但牽涉到的內容共有十項,都是戒律上的瑣事。跋耆比丘認為這十事(11)合乎戒律,清淨可行;上座比丘則認為是違反戒律的。

(11) 十事:指(一)角鹽淨(指食鹽貯存在角器中,供日後食用);(二)二指淨(正午已過,日影有兩隻手指的寬度,仍可進食);(三)他聚淨(飯後還可到其他聚落進食);(四)住處淨(在同一個地方居住的比丘,可分別舉行布薩儀式);(五)贊同淨(僧團中一部份比丘可對事情先行作出決定,才徵求其他僧侶同意);(六)所習淨(按慣例行事,算是合乎戒律);(七)不攪亂淨(允許午後飲用未攪動的牛乳);(八)飲闍樓伽淨(允許飲用未發的棕櫚酒);(九)無緣坐具淨(坐具的尺碼可隨意增大或縮小);(十)金銀淨(比丘可收蓄金錢)。

  結果,大會裁定跋耆比丘十事是非法的行為,並議決佛陀所制定的戒律必須遵循,佛陀沒有制定的則不可增添。

  跋耆比丘雖然在大會上失敗了,但始終堅持己見。據說他們還另行結集,於是與上座比丘分裂為二。另一方面,毘舍離的城主亦不滿意外來的少數上座,而把他們驅逐出城。於是東系的大眾部(12)與西系上座部從此便隱然成為兩個陣營。

(12) 大眾部:指思想較為開放的年輕比丘,因為人數眾多,所以稱為大眾部;與年長、保守的上座部相對立。

三次結集

  佛教經過兩次結集之後,雖然在戒律的觀點上分成兩個陣營,但是在教義的理解上,則還未有顯著的不同。可是到了佛陀滅度後百餘年,阿育王在位時,已從戒律上的爭執擴展到教義上的辯論,據說還舉行第三次結集。

  阿育王是孔雀王朝(13)的第三位國王,他即位後統一全印度,建都在華氏城。他晚年施行仁政,敬信佛教,曾親到佛陀遺跡巡禮,並豎立石柱作為紀念;又在全國各地建築佛寺、佛塔;並派遣正官至世界各國弘揚佛法,對佛教有很大的貢獻。

(13) 孔雀王朝:古印度的王朝,自西元前三二二年至前一八四年,共計一百三十八年。為旃陀羅芨多王平定北印度後所建立的中央集權大帝國,建都在華氏城,即現今比哈爾邦的省會巴特那。

  由於阿育王對國內佛教的僧眾,盡心盡意的供養,因而招致外道的嫉妒。他們喬裝混入寺院為僧,一方面騙取供養;一方面散播邪說,破壞佛法。其中,雞園寺的僧眾因此產生歧見,導致布薩等法會也不能舉行。阿育王知道了這件事,便派遣大臣去調停僧眾的紛爭。但這次行動並不成功,大臣在盛努之下,擅自殺害了一些僧侶。阿育王聞報後,大為驚愕,立刻趕到雞園寺院悔過,又請僧眾決大臣應得之罪。有人認為大臣是由國王委派的,阿育王才是罪魁;有人則持相反意見,認為大臣雖然由國王委派但並沒有授權他去殺人,因此大臣應負全責;亦有以為國王和大臣都難逃罪責。阿育王見到人言人殊,莫衷一是,大為懊惱,於是禮請德高望重的目犍連子帝須為上座,並選出一千位學德兼備的比丘,重新結集三藏,希望可以整頓僧團及平息僧眾間爭論。

  據說他們費了九個月的時間,就教義上作了廣泛的討論,《論事》一書便是這次結集的成果,僧團亦重歸統一。因這次結集是在華氏城舉行的,所以又稱為華氏城結集。

  不過,這次結集僅見於南方斯里蘭卡上座部所傳的歷史資料,可見並不像前兩次結集那樣被整個佛教界所共認。

四次結集

  在佛陀滅度後六百年,迦膩色迦王在位時,說一切有部(14)的學者在迦濕彌羅國(15)舉行結集。

(14) 說一切有部:簡稱有部,佛教部派之一。佛涅槃後第三百年的初期,從上座部分裂出來,流行於印度的西北部一帶。這教派特別注重論藏,並強調一切事物及時間皆有實體,所以被稱為說一切有部。

(15) 迦濕彌羅國:位於北印度,約於西元前二千四百年建國,曾受貴霜王朝統治。

  迦膩色迦王是貴霜王朝(16)的第三位國王,晚年篤信佛教,在朝政空閒時,每天都迎請一位高僧入宮說法,但他們見解互有差異,使迦膩色迦王深感疑惑,於是請問脇尊者。尊者告訴他,由於佛陀去世很久,佛教已經分裂成多個部派,各派的僧眾都依據本部的見解,因而所說的便有很大的差異了。

(16) 貴霜王朝:古印度的王朝,自西元七十八年至西元三二○年,共計二四二年。漢時,大月氏族被匈奴所逐,遷居大夏,並分裂為五部。百餘年後,其中貴霜部的邱就卻統一其他四部,建立貴霜王朝,其子閻高珍進軍印度,佔有中部北的大片土地。

  國王聽後,不勝感慨,決意要統一教義,振興佛教,於是邀請有部的高僧五百人,以世友尊者為上座,在迦濕彌羅國舉行三藏的結集,完成經、律、論的《大毘婆沙》各十萬頌,並鏤刻在赤銅牒(17)上,藏在石函內,建寶塔來保存,禁止流傳出國外。

(17)赤銅牒:由赤銅鑄成的銅板。

  從上述四次結集中,可見三藏經典是佛滅度後數百年間漸次完成的。《阿含經》是記載佛陀所說法要,仍然稱為「經」。佛弟子解釋佛陀所制戒律的作品,稱為「阿毘毘奈耶」,因為與「毘奈耶」(18)的性質相近似,所以後來合併入「毘奈耶」中去。而佛弟子解釋經文的作品稱為「阿毘達磨」。其後,有些派別特別重視弘揚阿毘達磨,強調它的重要性,所以得與經、律並列,合稱三藏。

(18) 毘奈耶:音譯律。為佛陀特別為出家僧眾制定的生活規範。即就修道生活的實際需要而訂立的守則,與戒的意義不同。

 

本文節錄自以下書本第五課:  

覺光法師主編:《高中佛學課本》上冊,香港:香港佛教聯合會,1991

 

下一章:教理綱要